九九文章网更多精彩

深情不教负,再见红尘陌

时间:2017-11-24来源:作者:我不是不温柔阅读:750

  晚来弦萧瑟,知秋一叶落,谁人付心谣,不觉风月冷,遍觅天下人,不曾有真君。
  
  从你出现的那一刻起,我就该知道有一天你也会离我而去。
  
  王某天资浅薄,这些年勤学苦练,称骨算命,胁鬼问祖,燃阳寿算天机,却看不透天机不可测,世道轮回不可逆,王某有愧于你。
  
  柔儿,我又回来看你了。
  
  前尘往事,点点滴滴,柔情细语,日夜思念,如今化成一句,轻轻的问候,穿过万水千山江河岁月。我又回来看你了。只是你,听见了吗?
  
  树影婆娑,夜风已凉,月光如水,只见山上一空地处,一白衣少年,负手仰天,数个时辰不曾有动,仿佛一尊雕像,天地也因他而停止了。籍着月光,倒像个白面书生,衣角无风自动,细看中却有一股阳刚之气散发四周,飞禽走兽均不敢靠近,气场十足。乱世中,能在此间独善其身的,恐怕不是平常之辈。
  
  少年身后密林处,一老者也静立多时,闭目调息,忽然心头一动,手中掐指飞快,越算越急,越算越快,指影错落,竟看不清手指所在,最后额头都渗出了汗滴。弹指间又背手释然,回到最初,大起大落的心绪一瞬归于古井,可见城府之深。
  
  夜越来越深,月光却越皎洁明亮,一人在明一人在暗,偶有微风吹起衣袂,虫鸣也似乎显得疲困了一般,没有了最初的响亮。
  
  又过了许久,老者微微开目,眼光犀利有神,似要看破一切,却又在深处显出温柔如水的感情,完全不像一个老人所能表现出来的。
  
  只见他缓步前行,朝着白衣少年的方向。一脚一步,沉稳有力。
  
  少年心头一动,依旧天崩不移,衣袖中却暗暗掐诀。白发老者缓步离少年两丈处停住,双手背后,脸色慈祥,像是不曾有戒备。
  
  收手吧。老者淡淡地打破沉默。此时,微风略显清明,竟有点心旷神怡。
  
  见过魏老前辈,王某有礼了。少年松开指诀,回头对着老者打了一个稽首。
  
  不必多礼,我只要你收手。老者还是淡淡地说,右手微微一摆,并不看少年。
  
  不知前辈所指何事,晚辈略感困惑。少年应答道,甚是有礼。
  
  这些日子,江湖的人都在寻你,别人寻不着你,不代表便没人知道你做了什么,你收手吧,只要你收手,我既往不咎,你,你依然......是我魏家...说到此处,老者停了两下,似是说不出口,却暗暗叹了一口气,只是少年并不察觉。
  
  是什么,就是你魏家什么,魏老鬼,别当真我王某怕了你,王家只要一天有我在,就没有你说话的地方。说话间,少年神色一变,却不明显,分明作好了防御的姿势。
  
  哪知老者深深叹了一口气,眼神一暗,终显老态,少年紧绷的弦也松了几分。
  
  王家小儿,人死不能复生,天地轮回,枉你三岁入道,却要做这等逆天改命之事,你如今方二十有一,以后的路还很长,难道你忘了你的使命了吗?老者黯然神伤的表情让人不忍反驳。
  
  使命?王某自然不忘,只是此事我要做便做,任何人都阻不了我,即使是你。少年狠狠地道。
  
  执迷不悟,可悲,我知你生来自视甚高,又是习道百年难得奇才,三岁入道,九岁正式入门,十三岁出道,十七岁小成,又甚是用功,日夜修习,不敢一日而废。我自问天资不如你,只是勤能补拙,五十载我魏老鬼也不是白活的,你当真以为没有人能治得了你。老者不怒而威。
  
  少年心中一落,是啊,年轻一辈的高手中,他遥遥领先其他人,然而道法的精深在与积累,无论自己天资如何好,如何努力,也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年,山外有山,是我太自负了吗,如今身负重伤,真要栽在此处吗,可是,柔儿呢,答应的事,我还没有完成呢。
  魏老前辈寻到此处,莫不是要血刃我王某吗?少年一改沮丧,沉声地道。
  
  老者微微错愕,到底是王家的人,小小年纪,城府竟如此深,死到临头也不认输,莫不是我早知道你大战三派七十二人,身负重伤,我倒真要与你较量较量,好去去你的棱角锐气。
  
  王家小儿,柔儿的事,我道歉,此事到此为止,莫要再纠缠,这样对柔儿也不公平。老者决断地说。
  
  公平?什么是公平?魏老鬼啊魏老鬼,枉你算计一生,到头来算计到自己的孙女身上了,魏家的报应啊。只是可怜了我的柔儿,枉替你送了命。白衣少年触到伤处,心如刀割,加上方大战毕,急气攻心,嘴角有血,却生生又吞了下去,他不能在魏老鬼面前显弱,一点也不行。
  
  是我害了柔儿,这也是她的命。自小我就最疼她,就连她喜欢你,我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认了。当日,她知道你与阴山大战,非要去找你,我不答应,当初若是随了她愿,或许她还能亲切的叫上我一声爷爷,是我的错。说毕,老者眼角隐隐有泪。
  
  魏老鬼,在我面前,你还要惺惺作态吗,要战便战,何须多言。少年说话还是不急不躁,却似要殊死搏斗一番。
  
  王家小儿,此番我是来劝你收手的,柔儿既然已经死了,就让她去轮回吧,莫要再做逆天改命的事了,燃阳寿的事,我这把老骨头还能替你顶上一顶,柔儿如果活着,也不想见到你这样,活着那么累。说罢,老者足下运功,朝着下山的方向急急掠去,并不多看少年一眼。
  
  白衣少年听完这话,忽然间觉得,压在心中的石头,沉沉的掉了下去,感觉轻松了许多,又觉得更加沉重了。那一根弦蹦的一下子就断了,重重地倒了下去,这一刻,他再也支撑不起这残躯了,往日所有的点点滴滴,吃过的苦,亲切的家人,青梅竹马的柔儿,一个一个离他而去,而自己,总是一个人苦苦在支撑,从不敢显出柔弱的一面,连一个朋友也不敢交,这二十一年的独来独往,早已练就他的无情。
  
  只是,这老者的一句话,让这一切都瓦解了。
  
  倒在地上的少年,耳边不断地回荡着老者的最后一句话。
  
  活着那么累。
  
  为什么
  
  为什么
  
  为什么
  
  ......
  

分享到:
最新评论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
用户名:(新注册) 密码:匿名

栏目导航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

最新发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