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文章网更多精彩

秋,多伤愁了秋雾的凋零

时间:2017-09-22来源:作者:薛洪文阅读:205

  秋是多伤愁的。
  
  一个愁字,有了万般伤感的秋。国破是愁,家亡是愁,忧患是愁,世道是愁,写了千年的有伤的字;与楼台的朱颜已改,与八千里路的云与月,与大漠的吹风吹沙,与城郭郊外的凄凄荒道,他们是字的愁,是秋的伤,是一个秋与一颗心的愁字的凋零,是满满的忧国忧民的情感吹落在秋的黄昏。
  
  这秋,也是往年的秋。夹杂着秋风、秋雨,来得很早,大有一波强气流的秋凉,就可让人见不到历史的秋字,也试图一下子卷走秋字的千年情感伤愁,这毕竟是今年的秋了,来得更加迅猛,象无数的虚盛黑势(大地崛起的阴势力)冷手冷气纠集再号角着北风,把一条河切开,塞进寒冰的冬。
  
  早晨,就遇见了秋雾?;颐擅傻?,我独自一人沿着村子小路走步去工作的地方,身前身后全是灰色的死魂,前面是吹我的死灰的雾,后面是埋我的行走的路。
  
  雾是这个秋的。
  
  我在雾中,走进这个包裹的冷秋的秋字。面部一直有如绒如毛的湿气,也不知道潮湿的湿气流进皮肤有几寸了,只觉得眉间全是水滴,头发本已白也难以分辨有雾浸染的白。脑子里,只有脚步的感知,时不时地,会出现空白;尔后,又会抓住头发的苍白,在眼眶里的雾海,去想一些这个秋的事。
  
  偶儿,听到秋的伤愁的声音。它们是“满江红”的历史泣歌,它们是“照汗青”的竹板,它们是“汨罗江”的江声,它们是万里长征的脚步声,它们是“冷对千夫指”的字句……。
  
  秋雾,不知何时散淡去了。
  
  秋的影子,更加清晰起来。旁边躺着一条小死河,臭气熏天的浊黄,馋嘴着天空新味气体,细看:河里有一只死去的猫,也只剩一张变形的样子,怪是可怜的??墒?,还有几只黑色的塑料袋,饱饱地,已高出水面许多,气味异常,不可去细想那里面的东西,恐怖气味瞬间飞出来。
  
  隐约间,前面。
  
  前面,隐约间,有火的光。这一路无人,总算有人间的火,我快步向前,一步步地清楚起来。
  
  一个弯曲着腰的老人,沉默地蹲在一个黄土堆,只顾烧黄纸,头也不抬。
  
  我顿感起来………。
  
  能帮他点什么?走近,轻声道。
  
  他慢慢地抬起头来,语速接近雾泪。说道:这空坟烧了许年了,人也不知落到哪堆荒草去了,听说道上的人再也不来找他了。
  
  我的眼前,顿时,有升起的黑雾。样子古怪,是兽,是魔,是黑道?在这个秋的早早来到的往年的秋。
  
  忧患是愁,世道是愁,亡我法绳秩序的伤愁是一个秋与一颗心的愁字的凋零,是满满的忧国忧民的情感吹落在秋的伤愁。
  
  

分享到:
最新评论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
用户名:(新注册) 密码:匿名

栏目导航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

最新发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