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文章网更多精彩

一朵青莲

时间:2015-03-03来源:作者:逍遥仙子阅读:1202

  菩提一莲籽,观音慈悲洒,回眸五百年,频亭已长成,劫难修涅槃。
  
  -----题记
  
  混饨初开,顷刻间,天明媚,地凝重。白衣观音用神力指缝间轻轻的划痕,一条忘忧河出现在不周山的东西方位。在忘忧河里洒下一颗金色的的莲籽,而后又回转于彩虹石里,静静打坐千年万年。等候,等候红尘里莲籽的盛开,莲籽的轮回。
  
  莲籽的当中一颗就是我,忽然间,我懵懵懂懂的被河心的漩涡,带入无底的深渊,莲籽的光芒,映射于忘忧河的波光粼粼,我寻寻觅觅,终于栖息在珊瑚岛。远离陆地几万里,周围毫无人烟,洋洋一水国。我迷茫了,真的要扎根于此吗,轻叹兮!
  
  珊瑚岛在阳光下是彩色的,美轮美奂,轻柔至极,静谧幽深。我喜欢上了这个岛国,我闭目养神,静静端坐,深呼吸,眼看鼻,鼻看心,观照自己。天长日久,慢慢的酝酿,心如止水。莲籽在腹心如明珠,历历可见,坐落丹田,随同津液,终于成长,露出水面。
  
  凌波含苞,青莲频亭,迎风摇曳,莲籽静静的躺在荷心,日夜聆听观音的心经与心咒。熏洗法音佛经,清唱梵音,清静安心。
  
  光阴流转,五百年弹指一挥间,青莲修炼成一位美丽动人的少女。此时观音打坐中弥音嘱咐青莲,“莫要离开珊瑚岛,切莫动情,否则,会遇红尘劫”。青莲俏皮的笑笑,自语道,菩萨说的如此严重,我有点摸不着边际了,无奈之余不想了,又跳进忘忧河里尽情玩耍,戏喜。
  
  菩萨自然爱怜青莲,微笑而不语。意味着修行证果,在乱世红尘中亲历亲为,亲自体悟法味佛语。真是污泥生青莲,浴火化红莲,历劫千百回,重返观音莲座前,清心安然颂经文。
  
  青莲不由自主的欣赏着珊瑚岛,沧海桑田,五百年前,渺无人烟,这时节,岛上五颜六色的花一丛丛,灿烂心扉。一株挂花树妖娆清香,香飘岛国,醉人心魄。与对岸的柳树遥遥相望,互相呼应,相衬特有的风景。尤其那阡陌纵横的桃花林,满眼的粉红不由得荡人心湖。
  
  青莲畅想着,一只云雀倏忽的飞舞,增添了不少的精彩与灵动。忽然间,箫声悠悠,忽近忽远,婉转凄美,幽怨哀伤,似悲似喜。青莲听得迷离心醉,踏歌寻声,忽见一白衣男子伫立青柳下,专注忘情的对着片片荷塘,如泣如诉。青莲轻轻地隐在荷包里,心思涟漪,浅觉里想抚摸他的背影。
  
  站在忘忧河,青莲想起了菩萨的嘱咐,难道这是红尘劫的序幕吗?如此美好的人间,应该没有如许的恐慌吧。她喃喃的自语道。
  
  一连几天,她陶醉在迷人的箫声里。在这美妙的乐声里,她时而依偎在莲花香瓣的荷包里。时而,在河畔洗梳长长的秀发,映照清丽的脸庞。时而,眼眸遥望柳树下翩然的男子。清风吹来淡淡的忧伤,时而,青莲轻轻起舞。青莲驿动心有千千结。
  
  青莲飞过忘忧河,双足落地到柳树下男子的身旁。故作右臂受伤,疼痛轻吟,男子回转身急忙扶着青莲,坐于青石板上,默不作声轻轻的帮青莲拿捏,青莲感受着如许的温存情不自禁,白衣男子凝视着青莲,青莲的心如脱兔,脸上布满红晕。
  
  男子告诉青莲,他叫萧郎19岁,家在梅村,无父无母,师父收养到18岁就仙逝了。他从小就喜欢吹箫,村人都称他萧郎。萧郎带青莲回家转,古朴典雅檐角啷翘,节俭整齐错落有致。萧郎指着堂屋放桌上的衣钵,告诉青莲那是尊师的遗物。这只钵非同一般它乃华山之巅千年冰土制作而成,祖师爷代代流传至今的。
  
  月华如水,萧郎吹笙,青莲相伴而舞,柔情脉脉,二人凝眸,如火花如电流,这异样的情愫碰锺二人的心灵。今夜多妩媚,今夜多佳期,今夜,依窗共花影,风也缠绵,花也风情。爱顷刻间萌芽,风一载雨一载,痴心眷恋,念念不忘,至死不渝。
  
  一天,萧声又起,青莲早已习惯了箫声的韵味,她一系青衣,秀发妩媚,袅娜倩影,眼眸流转,静静聆听,忽然,箫声嘎然而止,只见萧郎,手握心口,额上一层汗水。青莲直奔过去,扶起萧郎坐在柳树下青石板上,问缘由。萧郎说自小起,他就得了一种冷心症,隔一年犯一次,师父说直到心冰冻而灭亡。
  
  之后,师父过世。萧郎偶遇仙人点化,必须服用五百年的青莲汤,才可救治此病。煎熬此汤必须华山之钵,北海之水,仙桂之枝,上古燧人氏遗留在中原的火种。这样才可以医治此病。听完此话,青莲惊愕,菩萨的话有历历耳目:“莫要离开珊瑚岛,切莫动情,否则,会遇红尘劫。”
  
  她喃喃自语道,菩萨所说千真万确,真的离开了珊瑚岛,真的动了情根,真的要牺牲自己,才可成全萧冷的性命。青莲迷茫,泪眼朦胧的看着心上人,她不愿失去所爱之人,更不愿失去,她倾尽五百年的修炼换来一爱的萧郎。她不愿意匆匆的相聚又匆匆的离别。
  
  此刻,萧郎已昏迷在青莲的怀里,喃喃的轻呼道:“莲儿,莲儿,你莫要走莫要离开我,我不失去去你。”说着,用手轻轻的直拉莲儿的衣袂。青莲伤心的落泪了,她第一次为了心爱的人。为了真爱真情,而动情得直落泪,泪如雨荷。
  
  不知过了多久,萧郎缓缓地睁开眼,看着眼前熟睡的莲儿,眼帘上挂着泪珠,不忍离开又不忍拖累,萧郎不知所措,轻吻莲儿的泪珠。此时青莲有惊喜,有羞涩。萧郎对莲儿幽幽的说道:“因小可,得了冷心症,遇一仙人点化,珊瑚岛上有一株罕见的青莲,聚日月天地之灵气,食用它,即可回复自己的温暖,心不会冰冻,拒人于千里之外了。”
  
  青莲点点头,似有所悟,她暗下决心要救回萧郎的性命,焚身碎骨在所不惜。她轻轻的扶起萧郎耳语道:“我带着你去珊瑚岛采青莲吧。”于是,二人乘扁舟直下珊瑚岛。日暮降临,青莲拉起萧郎,跪在桂花树下说,此树是颗仙树,如若祈求所有的愿望会实现的。萧郎不想离开莲儿,就真诚的祈求照做。
  
  他那里知道,莲儿心里早有主张,子时,萧郎熟睡,她飞向北海取水,飞向中原取回火中。到萧郎家拿回了华山之钵,桂枝已准备好。一切准备就绪,天已黎明时分。
  
  一早,莲儿郑重的对萧郎说道:一切都准备好了,我们开始起火吧,他如梦一样望着莲儿。莲儿解释道,一切都是神灵的护佑,神灵的帮助,心诚则灵,金石为开。
  
  在桂花树下,点火了,火焰熊熊映照二人的脸庞,萧郎锁眉,清莲微笑。半个点钟,水沸腾着,真乃火烧水钵玉生烟!这一刻,青莲含泪道,萧郎我就是五百年的青莲,我要治好你的冷心症,唤回你热忱的生命,你要活得精彩,不要再冷漠,再无情了,心再也不会冰冻了。
  
  萧郎来不及阻止,青莲已幻化一朵青莲,飞在空中,跃入钵内。此时,天降红雨,火已被浇灭。萧郎昏倒在钵前,啜泣着,风声雨声哭泣声,悲情悲鸣,天地一片哀殇离情。
  
  此时,白衣观音,手持净瓶轻轻落地,洒甘露于萧郎,萧郎悠悠的醒来,急忙拜见观音救回莲儿。观音慈悲怜悯的语道,这是莲儿的宿命,此劫难逃。萧郎冷冷的说道,莲儿已死,我绝不独生,身撞树而亡。
  
  观音用净瓶收其魂魄,洒甘露于肉身,身心合一,萧郎还阳而生。观音对其说到,虽然你心如冷冰,但你有一颗痴情之心,你的痴情之心可救回莲儿的命。就是在三个时辰你亲自喝了此汤,否则,过期就坚固如冰,莲儿再难返回人间。
  
  十万火急,还差半刻钟点,萧郎身体依旧躺在地上,他挣扎着用手一点一点的向前爬,他要喝下去救回莲儿,他艰难的爬到钵前,两只手战战兢兢生怕洒一丁点,含泪的喝下去,脸色苍白,无力的倒在一旁。
  
  观音遍洒净水,遍呼唤莲儿醒来,莲儿醒来,只见一颗金色的莲籽从萧郎的心窝经过脉搏,落在萧郎的掌心。莲籽金灿灿,慢慢的缓缓地幻化成一朵白莲,直奔观音的脚前,观音打坐在白色的莲台内,慈悲的对萧郎说道:缘分已了,劫难已过,各自修行,功德圆满自可再会。
  
  就这样,珊瑚岛上夜夜悲笙,那是萧郎想念莲儿的乐章,浪花澎湃,涛声依旧,那是萧郎的一片痴心。流萤日夜飞舞,那是萧郎晶莹的泪珠。日复日年复年,忘忧河红彤彤,那是萧郎为莲儿填的词阙红笺。就这样萧郎孤独的终老一生。
  
  惊鸿一瞥五百年,红尘爱河一劫难,观音座下花莲台,功德圆满续前缘。
  
  红尘爱河,有情下种,轮回再见,再见轮回。红玛尼呗美红,宏玛尼呗美哄。
  
  

分享到:
最新评论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
用户名:(新注册) 密码:匿名

栏目导航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

最新发布